装饰联盟

2019家具涨价潮来了

国家统计局发布了2018年主要统计数据。其中,2018年全年家具类零售总额2,250亿元,同比增长10.1%,其它相关家居的电器、建筑及装修等零售额同比增长也接近10%。宏观层面,全年国内生产总值比上年增长6.6%,实现了6.5%左右的预期发展目标。统计局表示,2018年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发展主要预期目标较好完成。
    2019家具涨价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在家居版块,比较值得关注的数据是,2018年房屋竣工面积93,550万平方米,同比增长为-7.8%,商品房待售面积5,241万平方米,同比增长为-11.0%。
2019家具涨价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数据显示,虽然房屋竣工及待售面积同比下滑,但2018年全年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要高于2017年同期。预计2019年竣工及待售数据有所向好,将正向影响家居行业增速。另外,一些不确定风险正在产生影响,尤其是家具相关的原材料价格上涨明显,或将影响成品家具价格,最终波及家居制造、分销等全部产业。
2019家具涨价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房地产基本面趋稳

  因为家居装饰和家具行业的核心终端消费群体是新房购买者或者对房产进行二次装修的房产拥有者,前端房产开发会对家居行业的影响较大。

  整个2018年,土地购置面积、房屋新开工面积同比增长分别达到14.2%、17.2%,同时,房地产开发投资达到9.5%,相较于快速发展的「十二五」期间(2011-2015年),我国房地产累计完成投资41.06万亿元,年均增长14.74%,在当前的政策和背景下,9.5%的增长面相对趋稳。

  从房产开发数据来看,家居版块受直接影响不大。此外,据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政策研究中心的预测,「2017-2027年的十年间,我国城镇有望新建 7,000-8,000 万套住房,也将推动家居装饰及家具市场的持续发展」。

  原材料价格成隐忧

  家居装饰及家具行业产业链可分为四个部分:上游原材料供货商、家居装饰及家具制造商、下游行业家居装饰及家具分销商以及消费者。其中,2018年底各种原材料出厂及购买价格上涨明显,或将对2019年家具制造产业链产生影响,最敏感的莫过于成品家具价格。

  从数据上看,工业生产出厂的生产资料、原材料、加工价格全年同比分别增长4.6%、6.3%、3.5%,仅12月前三项同比增长均接近1%;而工业生产材料购入价格12月增长更明显,其中,和家居相关的黑色金属材料类、木材及纸浆类、建筑材料及非金属类、纺织原料全年同比增长6.1%、5.4%、10.5%、2.2%,仅12月上述四项同比增长分别为2.4%、1.4%、7.9%、1.9%,单月涨幅占比较大。

  另外,固定资产投资价格单一四季度较全年上涨幅度也较大。其中建筑安装工程、材料费、人工费仅四季度的上涨6.4%、8.0%、4.8%——几乎与全年涨幅等同,上涨均来自于2018年四季度。

  利好信息:居民收入消费稳定增长

  家居原材料在单一第四季度上涨,或许是受国际宏观经济形势影响,短期波动幅度大,但未来的不确定性存在,理论上存在回落的可能,属于不确定风险。而对家居行业一个利好信息是,居民收入和消费在稳定增长,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全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8,228元,比上年增长8.7%,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5%,快于人均GDP增速,与经济增长基本同步。全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9,853元,比上年增长8.4%,增速比上年加快1.3个百分点。
2019家具涨价
  居民收入的增长和消费结构的变化,将影响消费者的购物决策依据,不再单以价格为依据。因此,价格上涨或者品牌溢价对家居类零售影响在会太大。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家具类、家用电器类、建筑及装潢类零售额同比增长为10.1%、8.9%、8.1%,低于12月单月增幅12.7%、13.9%、8.6%,既说明12月有价格上涨引发的零售额显著增长,也说明消费者并没有因为单价上涨而明显放缓消费。

  但这只是确定性因素中的消费者反映,不确定因素的价格波动照成的影响还难以评估。

  被动的价格上涨风险

  目前,各类家具的基础原材料中,木材的使用率非常高,而自2016年起,全球木材价格开始持续走高,2018年徒然加剧的贸易因素又推高了木材价格。根据专家测算,到2020年,中国的木材需求量可能达到8亿立方米,其中2亿立方米必须进口。其中,在进口木材中的阔叶林,据《今日家具》中文版统计,中国从美国的进口量占总进口量的10%左右。
2019家具涨价
来源:美国《今日家具》中文版

  仅以从美国进口的橡木来看,在中国征收25%的进口关税后,再计算增值税,价格上涨幅度较大,达到37%左右。
2019家具涨价
来源:美国《今日家具》中文版

  高频使用木材价格上涨预计照成的影响来自两方面:一方面考验消费者的价格敏感性;另一方面,更考验家居产品制造商对供应链、库存的掌控能力。在一些原本脆弱运营的产业链中,这两个因素可能引发连锁负面结果。

  以贸易经济因素为起点,放大视野来看,仅仅是进口木材等原材料上涨不足以对主要经济走势、大家居格局形成本质影响。反而是在全球经济格局重塑过程中的诸多不确定性,需要企业迅速决策、建立适应性策略,以便平衡风险。
赞 ()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页底部广告位3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